迟语绎墨

【夜索夜】天若灵犀(2)

时隔一年,我终于想起填坑了XD
依旧是熟悉的拖沓的剧情并没有太多的实质性内容orz
放弃检查错字,眼睛疼orz

    其实,索克萨尔也没指望那六星光牢能起到什么作用,那只是冒险赌上一把,如果没有命中,对方也会因为躲避而拖延到一点时间;如果命中,那么剩下时间就可以留给自己自由发挥了,索克萨尔有把握从这记六星光牢下争取到足够撤退的时间。
    不过,那得要自己足够的运气,父亲手下的人可都不是等闲之辈,如果把全部希望都赌在这六星光牢之上,未免显得自己有些愚蠢过头了。
   杖尖的点点蓝光并未消去,随时准备着出击,六星光牢接上这一记混乱之雨,应该能为自己再争取些时间吧,索克萨尔如此想着,心里却又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这林子里安静的过了头,完全不像是打斗时的场景。
   索克萨尔心里一慌,那记六星光牢到底打中了没有?现在不是该放松的时候,一咬牙,索克萨尔还是召唤出了原本计划里的混乱之雨。
   混乱之雨是个范围攻击,有概率让被淋中的目标进入混乱状态,尽管有风险,但也不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能够让他更近的观测一下对方的情况。
   时刻准备好释放招式,索克萨尔也一边提防着一边有条不紊的前进,找着尽可能躲避对方视线的路线,一步一步的靠近了目标。
   那是一个金发的小剑客。
   小剑客被六星光牢困住,又加上被混乱之雨这么一淋,整个人显得晕晕乎乎不受自己控制,就连握剑的手也开始发抖,手中的剑也险些脱手,他现在整个人全靠意念坚持着没有倒下。
   破绽重重。
   索克萨尔这时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这才有时间细细打量自己的这位对手。那小剑客一身粗布的衣裳,衣裳的布料不是很好,但是针脚却很密,甚至上面还打有几个补丁,除了那一把剑,他几乎没带任何东西。
   这是个平民,而且还住在附近。索克萨尔如此下了结论。
   此时,索克萨尔几乎完全放松了警惕,他尝试着向那个金发的小剑客开口:
   “那个……多有冒犯还请原谅,还有就是……你知道怎么走出这里吗?”索克萨尔俯下身表示的恭敬一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自己还有冒犯,万一那个剑客一气之下把自己甩在这里,那真的就糟糕了……
   “你……是谁……”夜雨声烦咬咬牙,勉强的说出了一句还算完整的话。
   哎呀,光想着怎么出去了,居然忘了介绍自己,索克萨尔挠挠头,思考了一下说:“那个……我叫索克萨尔,本来只是想进来看看这林子,没想到入的深了,竟迷了路,你知道怎么走出去吗?”
    估摸着混乱之雨的时效差不多快过去了,他应该会好好得回答问题了吧,索克萨尔如此想着。对于自己的身份问题,他还是选择了隐瞒,他并没有完全相信面前的这个小剑客,多一份小心总还是好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个术士吧!一上来话也不说就开始朝我攻击,我现在没有砍你一剑就算好的了,术士职业最怕近身战,你离我这么远是怕了我吗,还有啊你算是个贵族吧!难道你们贵族的礼仪都是见面不管对方是谁就开打的吗?”夜雨声烦顿了顿,接着说:“如果你不是贵族的话,那么就是私下偷学的术士技能了?如果这样的话,罪行可不轻呢,那么你刚才就是在说谎,你根本不是误入这片林子,而是有意的在逃跑,我说得对不对?”头似乎不那么疼了,意识也多多少少清楚了些,夜雨声烦这才缓过神来,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旦手中的剑迟迟未放下,他还记得老鬼跟他说过的——如果以后有看到除了他以外的术士,什么都别说,更别恋战,赶快逃跑这才是正确的选择。可是现在天黑,这里又地形复杂,逃跑是没有太大可能了,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尽量拖延时间,弄清对方的意图,夜雨声烦想着,他的意图怕不是只有走出这里吧……
   索克萨尔稍稍有些意外,据他所知,平民是不应该对术士这个职业有这么多了解的,说是父亲手下但是那么轻易就中了一个六星光牢加混乱之雨……这种可能性应该是可以排除的吧……不过是其他贵族的手下也不可能,他逃跑的这个计划就算父亲知道,但也绝不可能泄露给其他贵族,如今各个贵族间的斗争愈演愈烈,父亲一向对家里的事只字不提,严谨细心如父亲,绝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那么按现在的情况只能再赌一把,赌前面这个金发小剑客只是一个对术士职业有较多了解的平民。至于怎么了解的,他不得而知,无论怎么说还是提防着点好。
    索克萨尔朝前走了一步,朝着小剑客的方向扔出了自己的法杖,示意自己并没有再攻击的打算,金发的小剑客并不知道朝自己飞来的是什么,只是闪身一躲,继续举剑盯着索克萨尔。索克萨尔暗觉好笑,万一自己扔过来的是其他什么攻击型的道具,这一下还躲的过吗?
     “我很惊奇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关于术士的东西。”索克萨尔缓缓开了口,“如你所见,我是一个术士,但并不是偷学,我只是想躲开父亲得追踪才逃入这片林子里来,我以为你是父亲派来的追兵所以才会对你进行攻击,很抱歉伤了你,我只想走出这片林子,除此以外,别无他想。”
     夜雨声烦安静的听着,对于索克萨尔这一番说明,夜雨声烦开始了迟疑,他到底应不应该相信这个术士的话?他不是说他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吗?要是我协助他从这里跑出去,到时候他父亲的人手找过来自己不也有连带责任吗!本来就不想遇见术士,这样看来自己好心帮他还惹来一堆麻烦,这种亏本生意还是不要干了为好……
     “你是别无他想了,要是我帮了你,你父亲的手下又来找我算账怎么办,我一介平民,可惹不起你们这些贵族!”夜雨声烦想了想回答道。
      “可是我父亲现在并不知道我跑到了这里,如果你能带我在父亲找到我之前出去,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是你给我领路的呢?”索克萨尔很迅速的回答道,“如果不能尽快从这里出去,等父亲手下的人找到我了,发现你和我在一块,即使你没有带路,不也是不好解释吗?”
  夜雨声烦沉默了半晌,觉得面前的人说话在理,更加上一时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去反驳对方,也只得点点头,“好吧,我答应带你出去了,不过你一路上可要听我的,不然我就把你扔在这片林子了!”
  夜雨声烦恢复了以往的神气,抱起胳膊闭着眼假装威胁道,眼睛不时睁开一条缝,飘着索克萨尔的反应,见索克萨尔的目光渐渐向他扫来,也就故作架子的一偏头,摆出一副主宰者的架势。
  “好,我听你的。”索克萨尔暗自觉得好笑,但也没说破,只顺着夜雨声烦的意思回答道。
  “那我们明早再启程,今天就先在这里扎营吧!”说着夜雨声烦就一屁股坐了下去,往后一仰,靠着树,一副打算休息的模样。
  索克萨尔有点迟疑,按照他的本意是想尽快赶路的,但不合时宜涌上来的困意提醒着他,他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了。为了安全起见,继续赶路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可就身体情况而言,索克萨尔基本上一直处于宅在家里的状态,除了常规的训练,他从来就没有什么体能锻炼,这一下赶这么久的路还真有点为难他。
  那就休息一下吧……就下下,索克萨尔也动摇了,也跟着在夜雨声烦旁边坐下,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戳戳夜雨声烦问道:“你叫什么?”
  夜雨声烦睁开了一只眼睛看了看索克萨尔,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回答,但是出于礼貌,也只从牙缝里懒洋洋的挤出几个字: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吗……索克萨尔想着,会让人想起趴在窗口看夜晚的倾盆大雨的时候。
  “谢谢你,夜雨声烦,谢谢你愿意带我走出去,还有刚才的事请你不要介意……”索克萨尔非常真诚的说道。
  什么啊……他问自己的名字就是为了道谢的?
  夜雨声烦此刻也没法装睡了,一个翻身坐起来看着索克萨尔,“刚才的事我才没有介意,你看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可是你刚刚表情让别人觉得你很生气啊。”
  “我……”夜雨声烦刚想反驳,就被索克萨尔这句话堵了回去,“我一点也不生气,这么晚了还不休息等着明天赶路的时候睡吗?”说完他又躺了回去,翻身背对着索克萨尔。
  “好吧,那晚安,夜雨声烦。”索克萨尔看看背对他的人,特意往旁边挪了挪,留给夜雨声烦一个可以静静的空间。
  夜雨声烦就这么躺着,睡意全无,一是旁边多了个陌生人,二是刚刚被那背后的陌生人戳穿的一下有点尴尬,他向来就是这种容易把情绪写在脸上的,但是这些小心思被陌生人戳穿,感觉有点没面子啊……睡不着,夜雨声烦又翻了个身,看着索克萨尔的背影又开始发呆。
  赶了一天的路的索克萨尔已经睡着了,被疲倦扰乱头脑的他已经忘了要在这种陌生的环境下找人守夜的规矩,也忘了他背后的这个人是否可靠到自己可以把后背交付给他,就这样安然的睡着了。
  毕竟是第一次离家出走,索克萨尔也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凭借他从书本里获得的经验做成这样也已经很好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