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语绎墨

【乔高】有一封信

嘿,这里超蠢的落晨√
默默的来还去年欠下的一帆生贺的债QAQ
尽管文笔渣到飞起,还是忍不住想写orz
设定为钢琴老师乔×家教老师高【别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脑洞orz】
此文与银临的有一封信搭配食用更佳哦|・ω・`)【然后再来安利一波这首歌,真的超好听!】
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一天一更,不过不出意外真的不太可能【懒癌晚期的晨orz】
祝使用愉快哦(。・ω・。)ノ♡

(1)
在学校的对面有一条小巷,巷头是一间琴行。
它与这整条巷子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仿佛游离在整条喧闹的小巷之外,总是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要是它处于巷尾,绝对会是被忽略的对象,可它偏偏位于巷头,这特立独行的格格不入,却成了吸引人们眼球的重要因素。
夜幕深沉的降临这座城市,正逢小巷归于宁静的时刻,但那间小小的琴行却活跃了起来,裹着夜色的音符像是上天赐予小巷的安眠曲,通常都是一曲终了结束这最后一抹喧闹,随着窗口倾泻出的暖橙色灯光的消失,睡进这黑暗。
那缓缓黯淡的灯光似乎还有什么不舍,似在等待,或者说是在期盼什么的到来。
位于巷头的视野开阔,这也是迎接清晨第一抹阳光的理由,晨光撕开夜的深色,似是迸发出新的希望,晨露上裹挟着绿叶的芬芳,翻开了新的一天的第一乐章。
等洗漱用过早点再加上弹完一首曲子之后,差不多就到了孩子们该来上课的时间了。其实乔一帆挺喜欢小孩子的——天真,单纯,没有那么多的烦恼和算计,整个世界都处于一种简单的美好里。
“乔老师早上好!”清脆的童声刚好在时针划过九的时候响起——时间刚刚好。
时间定在这个点也是为了能让孩子们可以多睡一会,星期一到星期五天天起早贪黑,到了可以休息的周末却也不能好好补个觉,周末通常会比平时更忙碌些,两天的日程几乎都被各式各样的补习班占满,看着孩子们写满疲倦的双眼,乔一帆也很是心疼。
“嗯,早上好,吃过早餐了吗?”
“吃过了,吃过了!”孩子们争先恐后的答到。
“那就去练习吧。”乔一帆笑着,指了指训练室的方向,而自己却摆弄起了抹布。
熟悉乔一帆的孩子们都知道,他每天打扫都会遵循着一个习惯,无论如何先打扫书柜。就算是茶几上积上了灰尘,乔一帆也会雷打不动的先打扫书柜——尽管是先打扫书柜,可孩子们也从未看见过琴行里其他的任何地方积上过灰尘就是了。
抹布在书柜玻璃上画出一片片水渍,乔一帆的手和着内间传来的钢琴曲的节奏一下一下的擦洗玻璃。这使乔一帆产生了些许错觉,仿佛还像几年前那样,他还不是这间琴行的主人——虽然现在也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主人。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学徒,也像是现在这样,在叶修的钢琴声中默默的打扫,乔一帆到现在都还忘不了那双漂亮的手在黑白琴键上飞舞的模样,那样的场景是多么的和谐美好,让一向不喜欢烟味的乔一帆也不禁怀念起了空气中烟味和空气清新剂混合的奇怪气味,似乎在那样的场景里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乔一帆也并未改变过琴行里的装潢,那盏还未开的暖橙色吊灯高悬在天花板上,等到晚上它亮起的时候,那暖橙色的光会沿着雪白的墙壁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把整个空间浸染成相同温暖的颜色,暖的让人不禁犯困,一如叶修平日里懒洋洋的形象。   吊灯开关正下方是一张深棕色和书柜同样材质的装饰用的小茶几,上面摆着的是一盆垂藤的绿色植物,看似无心的摆设实则精巧,给琴行更添一抹生机却又不失安静舒适。乔一帆没忘,这盆绿色植物是和他一天来到琴行的,那天天气不错,叶修在接他来琴行的路上顺手在路边小摊上带了一盆植物回来,他也还记得叶修说过的话∶“它看起来和你一样,充满活力和希望。”
他不知道叶修会不会知道他的那句话给了他多大的鼓励。    那盆绿色植物还绿着,那往前伸展的枝叶像是要抓住什么。    “你是不是也想他了,嗯?”乔一帆用指尖轻轻的打了一下叶面,声音里满满的笑意。
(2)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乔一帆看着那个曾经很熟悉的背影迈出了琴行的大门,想着。是不是应该拍照留念一下呢,乔一帆目光扫过书柜,看着里面的一张风景照陷入了沉思。
今天是无课的一天,同样又是一周的开始,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的乔一帆有些意外的听到了敲门声。
想也没想来人是因何原因这么早前来拜访,一心想着不能怠慢别人,便迅速扯开窗帘,有些慌乱的便门口走去。  “请问,有什么事吗?”乔一帆礼貌的问着来访的客人,可等他看清来人的面容时,那一个吗字哽在喉头,硬生生变了一个音调∶ “是你吗,英杰?”
高英杰这天也是起了个大早,怎么说今天也是一周的开始,也该为家教室的选址操点心了。
对着镜子,高英杰反复整理着衣领,一遍又一遍的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心里很是兴奋却也掺杂着不安,虽说老师王杰希已经认可了自己的能力,放手让自己去尝试去实践开办一个家教室……可是万一自己搞砸了怎么办,那是辜负了老师以及周围一切相信自己给予自己鼓励的人的殷切期望啊……
整理衣领的手一滞,仿佛突然增加了千万担的重量,重的让他抬不起手。镜子里那个原本自信满满的脸庞转而眉头一皱,仿佛透过镜子能预见那个失败自己迎着众人失望的眼光……
不行,高英杰忙往脸上拍了一脸水,他已经不敢再往下想,只好借由这水使自己尽快清醒。
老师的话又萦绕耳畔,“要肩负起家教室的未来啊,英杰。”    他还记得临行前老师的这番话和老师当时的微笑,以及师姐柳非笑着为自己打气:“英杰,英杰,望自己的孩子终成英杰,这是一个很好的祝愿啊,去放手一试吧,大家都很支持你啊,要相信自己啊英杰!”
终于,镜子里那个皱着的眉头舒展,也不顾脸上正下滑的水珠,勾出一个完美的微笑∶ “高英杰,你要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的!”
这句话像是对着镜子的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临行前大家鼓励的一个迟到回应。
出了门,时间还是很早,有清晨特殊的清凉,很容易让人的心安静下来。高英杰一边低头走着,一边构思该如何跟琴行主人交涉,协商用何种条件才能让琴行主人让出那个位于巷头的黄金地段。
要开出个有名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创立之初如何让自己的家教室为人所知,除了大力的宣传之外,另一点则是要有一个好的选址。
所谓要符合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才能让一件事办的成功。现在学业繁重,有不少孩子可能跟不上学校的进度,这是大大小小的补习班便开始兴起,这无疑是天时之利。自己的老师王杰希也是一个在教学这个方面在老师与家长中享有良好口碑的,而自己是他的得意门生的这个条件也能为家教室带来点人气,况且自己的水平也不差,这是人和。天时和人和俱备,现在差的可就是地利了,虽然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但多具备一点,对成功的把握也多了一分,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他能物色到的最好地方也只是正对着学校门口的巷子接近于巷尾的位置,这条巷子虽说很是热闹,但高英杰相信没有什么人会有耐心走尽这条巷子,所以他得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和其他商铺商量一下能否交换到一个靠前的位置。
那家琴行是高英杰首要考虑的对象,那位于巷头的位置绝对是为众多商家觎视,这商量是否能成功的难度也可想而知。不过高英杰自有他自己的考虑,那琴行已经呆在巷头足够长的时间了,早说经营出来名气那也早就经营出来了,如若是还未经营出来,那不早就该关门了不是?长时间的经营也让琴行有了相对稳定的生缘,而经过这段稳定期,作为一个商人,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更进一步的利益,如果自己给予许诺给琴行一笔资金供它转移到巷尾,额外再加上些小利,能不动心的商人更是少之又少。尽管我们不排除这个琴行主人并不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人,而是一个为了实现梦想更是活出自己价值的人,不过这几率相比于不动心的商人来说更是稀少,在这充斥着物质利益的世界里,梦想又能值多少钱呢,梦想又能用来填饱肚子吗?
高英杰其实挺讨厌这种做法,可是在生存和梦想之间选择是摆在每个人面前艰难而又现实的选择,如果连肚子都填不饱,那又谈何梦想呢,梦想对于现实来说,还是过于奢侈的啊。
思绪纷杂间,不知不觉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琴行的门没有开,高英杰抬手看了看表,正好八点,也说不上早,琴行的主人应该是起来了吧,自己就这么敲门应该不会打扰人家休息吧,迟疑着,但又觉得自己现在门前干等不好,犹豫再三,高英杰还是敲响了门。
原本在心里想着无论如何先给人说声“抱歉,打扰您休息了。”,可在看清楚开门的人时,顿时脑内一片空白,未经大脑思考便脱口而出那人的名字∶“一帆……?”
两人的反应如出一辙,在片刻的沉默之后,也就不再拘束,互相望着不再掩饰的笑出了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