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语绎墨

【夜索夜】天若灵犀(1)

嘿,这里超蠢的落晨√
第一次上手写卡拟什么的ooc到飞起orz
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啊qwq
本来是想写夜索的然后就稀里糊涂写到自己都不知道写的啥cp了
大概可以全是夜索夜吧……嗯,后期还会出现喻黄的大概√

  看着林子里的光一点点暗下来,夜雨声烦有些莫名的烦躁。
   这林子以前也不是没有来过,但是每一次进入绝对不会像这次这么的深,纵使入的深了,也绝不会耽搁很久,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到天黑还没有走出林子。真是失策,绝对的失策。
  然后在兜兜转转几圈无果之后,夜雨声烦不得不面对一个他一点也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他,迷路了…… 
  这种事怎么偏偏发生在自己身上啊,这样一说出来有损他高大的形象好么!不过至少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说不定一会自己就找到路了呢,也许自己里离出口并不远呢,所以在太阳落山完全天黑之前自己还是有希望走出去的啊,人不要悲观,要乐观的面对生活的,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就要去尝试啊,说不定就成功了呢,这样一点小小的困难怎么会难的到未来的本剑圣我呢!夜雨声烦给自己来了份心理安慰大套餐。
  但是这老天爷估计是成心和他过不去。看着最后一点光亮挣扎着消失在地平线,最后一份侥幸的希望也随着那丝光亮沉入地平线,夜雨声烦表情僵硬的愣在了原地。
  “靠,我这是得罪了谁啊,这么成心跟我过不去,打脸不要打的这么迅速好么,至少让我再安慰自己一会啊!”夜雨声烦嚷嚷着,一边郁闷的拿着自己的剑四处乱挥,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的剑很锋利,周围的草都应着剑挥出的风声纷纷断落。
 在嚷嚷了大约十分钟左右,见无人回应——其实也根本不可能有人回应,夜雨声烦自讨没趣的把剑往地上一摔,自己也一屁股重重的坐在了草地上。好在这草长的密,不然这一下也够自己疼个半天了,夜雨声烦愤愤的想,真是一事不顺事事不顺,自己的运气真的有这么不好吗!
  脾气也发泄了一通,夜雨声烦坐在草地上,渐渐冷静下来。既然事实都已经这样了,那也就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在这里过夜了,一边想着一边向四周看去,视野还算开阔,虽然是天黑,可也隐隐约约的能判断出个大概,不远处还有些较高的灌木从,夜雨声烦估计了下——把自己身形掩住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错,就是这里了!”那可要事先准备好树枝木柴什么的,升起火堆,多多少少也能起到一些驱赶野兽的作用。
     说干就干,即使现在夜雨声烦的心里很郁闷但也无可奈何,不过这些负面情绪倒也没有给他的劳动效率带来多大影响——看着不一会聚在面前堆积起来的干枯树枝,夜雨声烦表示他还是挺欣慰的——啊,原来自己这么能干。
    又捣鼓了半天,终于在天黑透之前燃起了一堆篝火,枯枝燃烧着发出猛烈的噼啪声,天黑之后的林子里异常安静,这猛烈的噼啪声掩盖住了周围的一切声响,让夜雨声烦心中隐隐的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东西冷不丁的从背后冒出来。
   夜雨声烦绷紧了神经,手也不自觉的摸上了佩剑的剑柄,准备好了随时给予黑暗中未知敌人的致命一击。

   索克萨尔迷茫的穿梭在树林中,握着法杖的手的手心里已经渗出了密密的汗珠,一袭黑色的术士长袍在林间显得是那么影响行动,但他也顾不上那么多,只一心想着快些走出这林子便好了。   依照他原先的想法是不会选择横穿树林这么冒险的做法的,面对一片陌生的树林,他宁愿想办法绕过去,奈何家中出动来搜寻他的人把他计划中的逃跑路线一一堵死,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出此下策一头扎进这片树林,这可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术士对黑暗的适应能力大都不错,又加上一袭和夜色相融的黑袍,这就是索克萨尔在夜间行动的优势。赶了将近一天的路,他的体力似乎不能够再支持他继续走下去了,他真的很累,面对随时可能发现的各种情况,他不得不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望着这漆黑的夜色,索克萨尔心中不免会有些恐惧,树林里的情况真的有很多未知,而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就是未知。 
  一点光亮突兀的在视线里出现,不由得索克萨尔揉揉了眼睛,在确定了那不是错觉之后,他的脑子飞快的动了起来。环顾周围,尽是高低不一的灌木从和草丛,最高处足够一个人藏身了,最低处……如果蹲下也刚好能隐住身形。索克萨尔眯着眼睛估量了一下,这里的地形对自己很不利,敌暗我明,唯一的办法也就只能冒险一赌了——凭借术士在黑暗里的优势,去赌一把。
   既已经决定,索克萨尔也就没有半点磨蹭,小心的提起袍子,尽量使它不会在地上拖出声,脚步也跟着轻了起来——要知道这可是夜晚,枯叶的碎裂声和枯枝的断裂声足够引起敌人的注意力了。   夜雨声烦握着剑柄的手心里满是细密的冷汗,用视角的余光透过灌木从的缝隙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不过他并没有选择离开篝火去躲避,因为那样会发出声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他一点也不认为会是好人,正常人绝对不会在夜晚进入森林,更何况那个未知的人不是在休息,而是在行动!

   越想越是害怕,可这种时候夜雨声烦恰恰也最冷静,他知道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机会去自救,去反败为胜,更何况他现在还有地形优势,要是打不赢,至少还有后路可以跑,只要等到天亮,他就有绝对的把握摆脱这片林子,毕竟自己还是在这一片地方长大的啊。

   一步一步的接近,索克萨尔已经能看到那摇曳的火光和……一个模糊的人影……难道还没发现我吗,或者是故意诱敌然后用来降低我的防备吗?索克萨尔咽了口口水,虽然脑子里思绪万千,可他手上的动作一点也没有慢下来,法杖在幽暗的夜色下散发着淡蓝色的光。

   好了,时机刚好,距离刚好,夜雨声烦的身形闪出,如疾风一般,火光映照剑光,更是如闪电一般,斩向索克萨尔所在的方向。  夜雨声烦对自己的一击也是充满自信,光凭时机这一点,的确无可挑剔,更别说速度了——这可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资本。 
   可事实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直到他脚下渐渐显现出阵法的蓝色幽光,这才知道中了记,急忙想要推开,却撞上了屏障,攻击就这样落了空,而自己却也被困住了……
   这是什么技能?还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补救一下,来改变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夜雨声烦脑子转得飞快,思绪不见任何杂乱。愈是紧急的情况,夜雨声烦就愈是冷静。
    是……六星光牢!得到这样一个结果的夜雨声烦几乎是瞳孔骤然一缩,连心跳一起,漏跳了一拍。
    这可是术士的技能啊!
    术士,是多么可望而不可及的职业啊。
    在整个荣耀大陆上,存在着这么一条法令:平民不得修习所有有关术士技能,一经发现,就地处决。 
  平民这二字在夜雨声烦看来无比扎眼,他并不认为平民和贵族之间有什么区别。这条法令大概只是为了满足他们作为贵族的优越感罢了。
  就像老鬼说的那样,贵族不一定是术士,而术士一定都是贵族。
    夜雨声烦对这样的做法很是不屑。
    术士已经彻底沦为贵族显示高贵感的工具,对于他们这些平民来说,术士就是一个完全不可触碰的禁忌。对此夜雨声烦既有点小庆幸却又感到悲哀,庆幸的是他与术士这个职业无关,悲哀的是看着一个职业沦为一种用来炫耀的工具。
    还记得在老鬼走后,夜雨声烦有因为好奇心而想了解更多关于术士的东西,所以特地去询问那位住在村头小木屋里的老人——全村公认的最年长最有资历的老人,夜雨声烦想,也许他会知道更多关于术士的事情。
    但他从未想到的是,他只是说出了术士这两个字还没问出真正的问题的时候,老人脸上的表情令他此生难忘——在大家的印象中,老人并不是一个轻易就表现出内心情感的人,无论是多让大家吃惊害怕的消息,老人脸上永远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在他的印象里老人几乎从不生气,对任何人也都很和蔼,所以村子里的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老人。
    而那是老人的表情很扭曲,努力想要镇静下来却惊恐的无法克制,那两种矛盾的表情同时出现在老人脸上,夜雨声烦完全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他当时的震惊程度。
   于是他选择了跑走,在老人还没有想起责骂他的时候赶快离开。
    他到现在也无法理解老人那扭曲的表情背后的含义,是恐惧还是自己并不了解的过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