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语绎墨

接上上前介绍,然后佛性码的一部分片段,就让我这么佛性更新下去吧XD

“江衍,你应该知道新上任了一位风神吧。”墨玖把盛好茶的瓷杯推到了傅江衍面前,傅江衍端起瓷杯抿了一口,过了半晌才缓缓开口:“知道啊……好像叫封执冉吧,不过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说罢,又抿了口茶,“好香,墨玖你的手艺又进步了呢……”
  “你不打算去拜访一下吗?”墨玖抬眼看他,“在继任仪式之前,你的禁闭期差不多也期满了,几千年了,真的不打算出去看看吗?”
  “在这里呆久了,喜静,外面太吵。”傅江衍放下瓷杯,“再者说多我一个少我一个也不会有谁在意吧,我一介凶神,去了冲喜,不好。”
  “筠月接到请柬了说希望你也能去,就当是陪她走个过场也好。”墨玖停下手中的动作,凝视着面前的人,在目光对上的那一刹,墨玖分明觉察到了那双漆黑眸子里的躲闪。
  “筠月那小丫头吗?”傅江衍提唇牵强一笑,“让傅隅陪她去吧……就说我最近身体不太好,需要静养……”
  “傅江衍!你到现在还不愿意直面现实吗?”墨玖见傅江衍一味的推辞,隐隐的也有些生气,刚想开口冲那个畏畏缩缩的傅江衍喊些什么,却被伸过来的手示意噤声。
  “墨玖,关于多年前的那件事,你真的知道真相吗?”傅江衍收住笑意,先前一直躲闪着的眼瞳终是对上了墨玖责备的目光,漆黑的眸子里涌动着某种墨玖未曾见过的情绪。
  “不是我怕他们,而是他们怕我啊……”

  现实永远是多变的。
  风神继任庆典仪式的那天,一直推脱着不肯去的傅江衍却早早的来到了仪式的举办地——风神的府第。
  很多神仙也早早的前来凑个热闹,毕竟风神所统管的也是人间气象,事关凡人生死,也算得上地位较高的神灵了。
  傅筠月没管其他在场的神仙是否高兴,反正她的喜悦早已溢于颜表,明明是一个几千岁算得上人间成熟姑娘的年龄了,却还因为傅江衍的赴约而开心的扯着他的袖子一路在人群中乱窜,丝毫没有作为神的矜持和稳重。
  傅江衍也不是很在意傅筠月的此番动作,傅筠月在其他神仙眼里还算是一个很讨喜的小姑娘,因此其他神仙对待他也就格外宽容,不像傅江衍做什么都有神仙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说三道四,更有甚者当着傅江衍的面骂过他不配为傅筠月兄长,说傅筠月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迟早会毁在他的手上。好在傅江衍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神仙而且兄妹间关系又和睦,假装没听见而忽略那些流言蜚语的日子傅江衍也倒觉得没什么不好。
  傅筠月就这样拉着一身白衣的傅江衍,今天的傅江衍衣着一如既往的素净,白衣干净的无一点纹饰点缀,和一旁衣着鲜艳的傅筠月产生了鲜明的对比。时不时有风轻巧掀傅筠月纱衣的一角,兴许还能瞥见底衫上精美的暗纹。
  真是好衣陪佳人啊,有神仙在一旁忍不住啧啧赞叹,而当目光转向傅江衍时,却是满满的厌恶与畏惧。
  风神宅第的风似乎比其他的地方的都要活跃,掀完傅筠月的衣角却也闲不住的又来轻扯傅江衍的一头黑发——今天走的有些急,没有多长时间允许傅江衍磨磨蹭蹭的打理,只堪堪理顺了那头长发,潦草的在发尾处绑了条发带,傅筠月还恶作剧的给发带结了个蝴蝶结。
  “筠月,你自己去转转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傅江衍挣开傅筠月的手,停下,对妹妹报以微微一笑。
  傅筠月一直对自家哥哥的笑容毫无抵抗力,稀里糊涂见就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这一招总在应付筠月的时候屡试不爽,当然这能成功的原因也排除不了傅筠月自带的哥控属性,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她哥哥的小尾巴。
  “不过千万记得可别错过了庆典开始的时间!”傅筠月转头刚想走,但又下意识回头,不放心的叮嘱道。
  “我自有分寸。”傅江衍又轻轻一笑,转身随白色衣襟逐渐消失在傅筠月的视野里,消失在往来的一众宾客里。
  傅筠月盯着傅江衍的背影发起了呆,或许是在广寒里呆久了的缘故吧,哥哥除了在广寒以外的任何地方,总会有一种无形的隔阂感,任何的热闹的容不下他,好像他本来就属于寂静,属于孤独。
  暂且祝他能找到一个能帮他拾回一点烟火气的人吧,傅筠月暗自叹了口气。

  傅江衍敢担保,除了风神本人,没人能比他更熟悉这风神府邸的地形了。
  当然以上所说的风神不包括那个即将上任的叫封执冉的那个家伙。
  轻车熟路的避开府邸周围巡视的僮仆——那些新来的小童根本不值一提,但那些在风神府邸上从事已久的年老的仆人却有意为难傅江衍,一个个都刻意的堵在傅江衍的必经之路上。
  “月神大人,如有冒犯还请多包涵。”说着老仆对着傅江衍就作了一揖。
  “……”傅江衍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老仆本身有没有对自己做些什么,哪来的什么冒犯还请见谅的……
  那老仆是傅江衍认识的。从傅江衍第一次踏入风神府的时候这老仆就已经在这里了,还是如今那副年老模样,不禁让傅江衍怀疑起他的真实年龄来。可无论怎么说,这老仆在傅江衍眼里看来都是长者。
  “老仆恳请月神大人多关照一下主人,主人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明白,还请月神大人能指点一二。”老仆说完就扑通跪倒在傅江衍面前,大有傅江衍不答应他就不起来的意味。
  “别……快请起!”傅江衍慌了,连忙去扶起老仆,“我答应您就是了。”
  “老仆在此就代替主人谢过月神大人了。”老仆又朝傅江衍深深的鞠了一躬,侧身退下为傅江衍让开了道路。
  这老仆还真是存心难为他啊……傅江衍在心里暗自嘀咕,这偌大天界有谁不知道他傅江衍处理神际关系是一等一的差,别说提去提点那新上任本就树大招风的封执冉了,他自己本就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评论